人心尽失的“金鹰奖”

yuleba

2018-10-27

  掉分了。   金鹰节结束至今,《漂亮的李慧珍》的豆瓣评分,从掉到了分。   目前分数还在一直地下降中。

  跌停了。   金鹰节结束的第二天,芒果系上市公司芒果超媒,复盘后直接遭遇跌停。   尽管大盘都在跌,这也只是一波“尬黑”,但就算尬,还是得黑。   因为不黑,不足以平民愤。

  生活就像一座巨大的瓮城,装满了世间百态,住在瓮城中的人们极度易怒,却也极度健忘。   每当有不公之事发生时,人们就像一群发怒的狮子,但短暂的愤怒后,这日子依旧会岁月静好。   但那些失衡的正义,最终失去伸张了吗?  多是寂寂寥寥,无人再问津。

  所以,无论是豆瓣的刷低分,还是舆论的唱衰质疑,都是人们试图表达“抗议”的一种方式。   即便这段往事注定会被风尘淹没,但我们依旧要大声疾呼,在追求公义和勇敢表达的道路上,留下一道深深的痕迹。   忆  细数光阴,从1983年第一届金鹰奖开始到如今,这个中国电视的最高荣誉,已经走过了三十五载春秋。   这期间,中国电视风雨兼程,而在风云变幻的岁月里,金鹰奖也在一直地改变。

  2000年,湖南广电一次性支付1000万元“买断”金鹰奖的永久运营权,金鹰奖举办地落户湖南长沙,随即也全面升级为“中国金鹰电视艺术节”。   首届中国金鹰电视节,就共评出奖项多达97项。

  自2005年起,金鹰节改为每两年举办一次,改制后的中国金鹰电视节变得愈加丰富多元,初次引入了“金鹰女神”这一设置。

  从刘亦菲、李小璐、王珞丹,再到刘诗诗、赵丽颖、唐嫣,最后到今年的迪丽热巴。

  金鹰女神不只是一项个人殊荣,也逐步成为金鹰节的一个品牌符号,每当评选金鹰女神时,都能引发舆论的热议与狂欢。   刘亦菲作为首位金鹰女神冷艳四座,在那一届金鹰节上,陈建斌、吴京安、李幼斌、李雪健斩获观众喜爱的男演员奖。

  无论是《乔家大院》《红旗谱》,还是《亮剑》《搭错车》,这些光辉的名字每叫响一次,都会引起一代人回忆的共振,并泛起年代陈酿的醇深味道。   蒋勤勤、张国立获最具人气男、女演员奖  2008年的金鹰节,《闯关东》大获全胜。   混乱的时代中,朱开山一家人流离几程,不解激荡风云之豪气,终写下厚重的生命史诗。   李幼斌与萨日娜,分别收获观众喜欢的男、女演员奖。

  在这一年,收获视帝殊荣的还有《士兵突击》里的王宝强。

  谁也不会想到,王宝强不久后,就成为了红透半边天的喜剧演员,他身上纯天然的那股草根气味,正是拯救浮华迷影的一剂解药。   21世纪的第一个十年之末。

  家长里短的细微故事,注视着事实生活的角角落落,凭仗《媳妇的美妙时代》,黄海波与海清将视帝和视后收入囊中。   而孙红雷和姚晨,也通过《潜伏》各自摘桂。   微  新千年的第二个十年,如约而至,随之而来的,是互联网席卷时代的浪潮。

  电视,这个曾经被赋予时代光辉的事物,开始缓步走向式微。   那些万人空巷,共追一剧的盛景,渐渐少了。

  夜晚不眠的人们,愈发喜欢点亮手中一方小屏幕,用以消磨练捱的时光。   今年,直播当晚的第12届中国金鹰电视艺术节,在收视率上甚至不敌电视剧《娘道》。

  更多的人,只在微博热搜上一直徘徊游走。   奔忙的粉丝们,不是为自家爱豆叫屈鸣不平,就是用赞美之声迅速控评。   在之前很长一段时间里,视帝和视后基本都是“四黄蛋”,从上一届金鹰艺术节开始,开始改下“双黄蛋”。

  上一届金鹰奖中,王雷和佟丽娅凭仗《平凡的世界》折桂,获得观众喜爱演员奖(相当于视帝视后)的还有胡歌与赵丽颖。

  金鹰节水晶杯,是颁发给最高人气男女演员的一项荣誉,与加冕观众喜爱男女演员的金杯不是一回事。

  此次,迪丽热巴和李易峰纷纷夺得双杯,代表着市场和艺术的双重认可……  双重认可?  乱  我国有三个国家级电视剧的重量级奖项,分别是白玉兰奖、飞天奖、金鹰奖。   白玉兰奖兼顾艺术性与市场性,凸显评奖对电视节目发展的导向作用,更多代表了来自于行业的认可和肯定。   飞天奖是中国电视剧惟一的政府奖,坚持思想性、艺术性、观赏性统一的标准,拥有家国情怀的严重题材作品较受评委青睐。   金鹰奖自诞生之日起,就以第一个带有民间性评奖活动的身份,而遭到了社会和媒体的广泛关注,观众参与评奖、重视观众评价是“金鹰奖”的一大特色。   由此,我们不难发现,这三个电视奖侧重点各有不同。   白玉兰奖侧重艺术成就,飞天奖愈加注重意识形态标准,而金鹰奖则较为亲民,强调大众市场的口碑反馈。   金鹰奖章程规定:“评委、观众、中国视协会员三方投票结果确定最佳电视剧、优秀电视剧获奖作品以及相应的获得提名的电视剧作品”。

  但并未明确三者所占权重,其评选结果在多大程度上能体现观众意愿,不由令人存疑。

  第26届开始,金鹰奖取消了原先的报纸投票方式,只设网络和手机投票,这也就等于直接取消了,那些不会使用新媒体投票的中老年观众的投票权。   参与评奖观众群体范围的缩窄,其实也是民意的一种倒退。   金鹰奖原本较为清晰的定位,现也已逐步模糊,甚至失焦,民众对评选结果的不认可,一直对品牌的接受度、关注度和忠诚度形成负面影响。   公众对奖项的评判标准与监督机制等问题的质疑,也让这个曾经辉煌的奖项,如今抽象一落千丈。   与此同时,奖项设置过多,动辄就一奖多得,导致品牌记忆的模糊,而评奖的初衷,是对于“最好最优”的追求和褒奖,这一点更是无从谈起。   我们可以对比一下美国奥斯卡金像奖的评奖流程。

  奥斯卡有一套严格、清晰的评奖规则,以确保结果的权威性,这正是其辉煌数十年的基石。

  奥斯卡评奖主体是“美国电影艺术与科学学院”,评奖规则达数十页之多,包括参赛影片资格、投票规则与评选办法等,每年都被一丝不苟地发布到官方网站。   而今年金鹰奖的官网,是“暂住”在爱奇艺网页上的。

(上一届是在乐视视频)  奥斯卡学院评委来自导演、编剧、演员等15个协会,辐射各个层面,有五六千人之众。

学院投票后,选票交由洛杉矶一家会计事务所秘密统计,直到颁奖礼当晚才会揭晓结果。   对于金鹰奖来说,到底由谁来投票,评委由哪些人组成,票选过程如何监督,奖项是根据市场,还是艺术价值?    这些追问,都难以在评奖过程中完全体现。

  终  金鹰奖,只是中国评奖现象的一个缩影。   两年前,李易峰、Angelbaby分别斩获百花奖最佳男、女配角,一石激起千层浪。   去年,杨幂凭仗《逆时营救》获得休斯顿国际电影节影后,又遭舆论的无情拆穿。   光环黯然,权威失信,公众质疑之声,此起彼伏。

  很多人忌惮于事实的各种因素,不敢多言,但这个社会集体沉默着,沉默着,我们就成了这场荒唐闹剧的共谋。

  真正好的作品,受市场心田认可的优秀演员,不能失去应有的褒奖,最终也将影响整个影视行业追求进步的决心,甚至陷入恶性循环。   《搭错车》剧照  纵览中国浩如烟海的评奖活动,我们很难找到某个失去社会一致认可的奖项。

  与此同时,我们也难以找出某项评奖不公平,不真实的确切证据,因为在这些不通明的评奖活动中,公众无奈进行具体的考察和了解。

  但每个作品,每个演员的表现,观众都会引人注目。

  《北京人在纽约》剧照  我们期望拥有一个美妙纯净的世界,却难免会被事实的复杂所沾染,但我们追求公义的脚步,却永远不会停下。   那些真正发光的作品和演员,也必能在沉渣泛起的历史烟云中,一直被人铭记和拾起。   因为人心,就是最大的正义。